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什么样的人生比较有性价比

2018/5/26 17:28:12      点击:

什么样的人生比较有性价比.

 

01

 

几个朋友聚会时聊到这样的一个话题:你觉得什么是一个人成熟的表现。

 

有个女孩说,她是从公司的实习生身上学到了这一课。

 

她俩一起出差到另一个城市见客户,到了会场才知道客户公司的线路出了问题,会议室里的投影仪成了摆设,客户方把一肚子邪火统统撒到两个小姑娘头上,埋怨她们没有准备纸质版的资料,白跑一趟还浪费大家时间。

 

朋友本来脾气冲,熬了好几夜,PPT就这么废了,方案就这么无端被否决,她脑子一热就准备跳起来跟客户争辩,而那个柔柔弱弱的实习生抢先开了口。

 

那小姑娘本就是南方人,吴侬软语一口一个老总一口一个前辈,又是赔笑又是道歉,好说歹说,竟也说服了客户给她们一个展示的机会。

 

然后她用了十分钟,在白板上徒手画出了整个策划案,从数据来源到同比环比分析,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。客户的神情从轻视慢慢变得郑重,最后她们居然也成功地拿下了第二年的合同。

 

朋友说,蛮吃惊的,感觉自己被一个95年的小孩“秒杀”了。

 

不是因为她记忆力比我好,也不是因为她对这个项目比我上心。而是她明明有几把刷子,居然还能这么放得下面子。明明不是她的错,却背锅背得坦然又平静。

 

她说,是那个小姑娘让我发现,发脾气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,只有小孩子才赌气,而成年人解决问题。

 

马东曾经自我评价:

 

我是一个身段柔软的人,在任何一个容器里,都可以盛满这个容器。

 

人对自己最好的认知就是先把自己放没有,携带着巨型的自我不利于前行,走路都难,何况转身。一次一次把自我放下,这样才能短衣服小打扮,身轻如燕,腾挪自如,到达自由境界。这是一种代价更小、成本更低的方式。人生本来就短,用一种高成本的方式,不值当。

 

02

 

但人常常如此,越是年轻,越是一无所有的时候,就往往越执着于身段和面子。

 

以为只要死不认错就能保护脆弱的自尊,以为低个头道个歉就是对自己人格的贬损,只有处处要强,才能显得有志气。

 

我认识一个男生,蛮有才华的,开始时干得顺风顺水春风得意,很快就成了部门的明星员工,但凡公司高管出席的报告会,PPT里总少不了他的创意。就当我们都认为他可以实现两年跳三级,完成职场的第一步飞跃时,他却黯然辞了职。

 

并不是为了多大的一件事。在一次内部的月度会议上,他提交的报告少了一个数据,部门的副总监提出质疑。

 

众目睽睽下,他被问得下不来台,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句“对不起是我没注意”,硬生生地变成“这个本来就不是关键KPI,就是不看也没多大关系”。副总监又是较真的性格,两人竟你来我往地在会上就争执了起来。

 

就是从那天起,他开始清楚地感到自己正在被逐渐地边缘化,重要的客户见不到,关键的资源拿不到,就连之前手上的几个大项目也被安插了副手。一怒之下,他选择了裸辞。

 

我在一次聚会上遇到他,他正直着脖子跟一个试图劝他的朋友较劲:

 

常在河边走谁能不湿鞋,谁还没出个错的时候,论业绩我也算数一数二,他凭什么一点面子都不给我,当着那么多人把我当孙子训。

 

劝他的人见状摇摇头走开,而他依然不依不饶地数着副总监的罪状。

 

我蛮难过的,看着他亲手把自己的锦绣前程撕得粉碎,好像在疾风暴雨里不肯弯腰的一棵小树,被一道闪电拦腰劈断。

 

是的,他的优秀有目共睹,但在任何一个已成规模的公司里,也并没有谁,是真的完全不可替代。

 

人生这场试练啊,只靠才华是不够的,你还得耐得住批评,受得住委屈。

 

03

 

有一句话这样调侃:成功的三要素,一是坚持,二是不要脸,三是坚持不要脸。

 

坚持每一天都让自己的底气更足,方法更多,但也学会将身段放低,变得更加谦卑和柔软。

 

这本是让人成长最快的两只互补的车轮,可很多人却把它们完全对立起来,认为只有端起架子,做足面子才能证明自己的优秀。

 

这样的人往往起步很好,但随着年龄渐长,自我意识日复一日地膨胀,而自我能力却因为闭门造车而止步不前,逐渐被自负裹挟,与现实脱轨,成为一个既狭隘又偏激的面子至上者。

 

人天性自恋,练习把身段放低,是一场艰苦的修行。

 

曾国藩一直以其包容、低调的风格成为待人处事的典范教材。但他在30岁之前,其实也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刺头”。

 

他愤世嫉俗又风格强硬,刚开始带兵办团练时,因为看不惯当地官场的老旧官僚作风,他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得罪了所有同僚,与绿营军更是矛盾重重,甚至发生火并。

 

军事上被困,官场上又处处被排挤,正在最艰难的时刻,曾国藩的父亲又离世,他必须回家给父亲守孝,回想起这几年的遭遇,他心灰意冷,觉得自己非常委屈——明明不遗余力,偏事事掣肘,明明一腔热血,偏处处碰壁。

 

而改变他后半生的,是他读懂了《道德经》里的一句话:

 

上善若水,水利万物而不争。

 

一个人想要做出成绩,只靠单打独斗是不够的,必须要放低身段,才能获得他人的助力,以成就自己的抱负。

 

这不是厚黑,也不是认怂。放低身段,只是为了更好地达到目的。

 

正是想通了这一点,曾国藩复出后,才一改过去的锋芒毕露,努力包容之前自己看不惯的官场寄生虫,设身处地体谅他们的难处。跟人发生冲突时,也不复从前的固执和强硬。

 

人生不是单行道,而走法不仅仅有对错之分,还有性价比。

 

与其较劲,不如借力。